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首 页 文联概况 文联资讯 艺林春秋 作品长廊 作家佳作 百家论坛 皖军在线 创作心语 奇葩共赏 机关党建 各市文联
  站内搜索:
 
无中生有的睿智——读唐智山水画《秋风系列》
 
安徽省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发布时间:2016-03-28 11:36:58    来源:    作者:
【浏览次数:3129次】 【字体: 】      
 
 

    唐智,安徽含山人,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安徽省中国画学会理事,民进马鞍山开明画院副院长,马鞍山市美协副秘书长,马鞍山市画院专职画家。
    开始关注唐智山水画还是在六七年前。他的《秋风系列》屡次入选中国美协主办的全国中国画大展,并时有获奖。这在当时山水画千篇一律的形式表达中,自然是耳目一新。
    当得知他不过三十出头的一位小伙子,我开始有些惊讶。后来他在不惑之年加入了中国美协,成为一名较为有实力的画家之一。
    在关注他的同时我也常在考虑一个问题,是什么使他过早地形成自己的面目,而且并未脱离中国画精神。然而在与他交谈中,出乎我意料的是,他从未完全忠于原作临摹过宋元之画,每每在临摹过程中,都是不自觉地掺入个人情感,最终将对传统的学习转化为自己的二度创作。我终于明白了他的创作手法,不仅是可行的,也是另外一种成功画家典型代表。成功的画家不外乎两类,一类是苦行僧式的,从传统中打进去再打出来;另一类是感悟式的,直接从内心出发寻找自己对大自然的表达方式。唐智大致就是后一种画家之一。他不是循规蹈矩地从古代宋元画中寻找锻炼,丰富传统技法,而是径直选取他喜欢的画家,从他们的画作中选择自己想要表达的绘画语言,并且适合自己性格的心理体验。他告诉我,初学画时就很喜欢当代一些名家的作品,尽管某些画家现在开始走下坡路,绘画出现了僵化的局面,但他还是不忘这些画家给他带来的创作灵感。
    尽管唐智一再强调他并未从宋元画作中系统地学习,但他自幼耳濡目染地受到他父亲画家唐绍尧的影响应该是回避不掉的。而他父亲的画却是从传统中来,更是不容置疑的。我想这也算或多或少地接受了中国传统教育和潜移默化的熏陶。但唐智是聪慧的,幸运的是,他从一开始就努力回避与父亲绘画风格的相似,有意识地和父亲的面貌拉开距离,这也是在同龄人当中能够独当一面的关键所在。
中国传统山水,大多通过勾勒、皴擦、点染来完成对自然物象的感知体验的,虽然唐智也还保留着些勾勒,但在他的画面里却几乎找不到这些元素的明显特征。他的画充满着密密麻麻的短线,似银钩、似铁钉,读来确实痛快凌厉。当我们近观它时,如果不仔细观察,似乎根本看不到什么内容,然而当你远观这些画作,山水、树木、亭阁却历历在目,一片生机。这种勾勒、皴擦、点染交织在一起的混沌面貌,真正达到了道家的无中生有的高妙境界。
    他说他不喜欢长线,是他的性格使然。他喜欢直来直去,喜欢斩钉截铁的感觉,因此短线在纸上的表达,恰恰符合了他的心理需求,从而延伸出他的审美体验,也不知不觉中形成了他独特的个人面目。我常常觉得他对黄宾虹有过深入的研究,然而他告诉我的答案却是,尽管黄宾虹的作品很优秀,但他觉得自己目前尚无法真正读透这种高深境界。但他确实是学习过黄宾虹的画作的。唐智的这种短线叠加的画法,我姑且称作“积线法”,似乎与黄宾虹的“积墨法”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但却未有必然的联系。
    中国山水画的长线条实际上是在传达音乐舒缓的节奏,而唐智舍弃了长线条的传统元素,独取短线条来表达同样也有着打击乐的简单、欢快、激烈的节奏,我是表示赞同的。
    在他的山水里看不到山、石、树的具体形态,但又不能不觉察到它们的客观存在,有时山的轮廓就是树的轮廓,树的轮廓就是山的轮廓,他们是浑然天成的聚合体,短线的叠加将中国画中的皴法解构而又重新整合,或者替代,这种模糊的概念,正是模糊美学的精义所在。而唯一能让观者所看到的“屋宇”,在密不透风的短线的叠加中,带来了一线生机,一线气息,使画面灵动起来。
    有人说唐智的山水画没有法度,我却有不同的看法,唐智的山水画是“无法而法”,是他自己的“法”。这让我想起石涛的“我自用我法”,主张借笔墨语言写天地万物而陶泳乎我。
    石涛提出“无法而法”的绘画理论,其本义在于“变”和“化”。石涛正是通过不断的“变”和“化”,最终实现了“无法而法”、“我自用我法”,从而进入自由、理想的艺术境界。
    因此,唐智虽未对石涛的绘画理论有过多的研究,但他的这些创作实践无不暗合着石涛的绘画美学思想。
    显然唐智的“法”具有超前意识,但唐智的绘画中风韵犹存的依然是古人的精、气、神,这也正是他绘画的可贵之处。
    《老子》云:“天下万物生于有,有生于无。”理解了这句话的精髓所在,中国画的精神也就大致不会太偏于邪道了。
    唐智的山水画,还应该是正道,只是他将传统的过于完整的技法,进行了再次的高度删繁就简罢了,唐智是智慧的。
    我寄希望他能够多读书,能够从当代名家的画作中跳出,进入古代名家的内心,深入大自然观察大自然,远离市场的诱惑,凭他的悟性一定会达到更高的艺术境界,取得更高的艺术成就。我期待着。

(文:沙鸥)

 
 
  相关链接  
· 眺望时空那边的未来-读王国刚长篇科幻小说《天地奇旅》
· 为土地与农民立传——读苗秀侠长篇小说《农民的眼睛》
· 为大地上的生灵吟唱——苗秀侠及其长篇小说《农民的眼睛》
· “昔我往矣,杨柳依依”—锁仁凌散文集《蒙洼情》读后
· “昔我往矣,杨柳依依”—锁仁凌散文集《蒙洼情》读后
· 韩家庄:我小说的源头
· 在爱中成长——读刘鹏艳长篇童话《航航家的狗狗们》
· 古柏思绪
 
 
安徽全民阅读网 | 中安在线 | 华夏艺术网 | 中国艺术教育网 | 新浪网 | 光明网 | 人民网文化频道 | 新华网 | 中国作家网 | 中国文联网 |
网站信息:安徽省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版权所有 地址:合肥市芜湖路168号同济大厦 邮编:230001
皖ICP备07500795号      皖公网安备 3401110200094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