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首 页 文联概况 文联资讯 艺林春秋 作品长廊 作家佳作 百家论坛 皖军在线 创作心语 奇葩共赏 机关党建 各市文联
  站内搜索:
 
将来有将来——2015年度安徽中短篇小说创作扫描
 
安徽省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发布时间:2016-03-28 11:24:37    来源:    作者:
【浏览次数:2281次】 【字体: 】      
 
 

    2015年安徽作家在中短篇小说创作上取得了不俗的成绩,据不完全统计,在全国省级以上纯文学期刊上共发表中短篇小说一百余篇,部分作品登上《收获》《北京文学》《青年文学》《钟山》《上海文学》等大刊名刊,数篇作品被《小说选刊》《小说月报》《中篇小说选刊》等选载。现就笔者阅读范围内的主要作品做一介绍:
    杨小凡的短篇小说《缔结了就不会消失》,载《收获》2015年第3期,小说讲述了一个有点迷离的故事,“我”终于有机会作为文化访问团的成员出国考察,在路上,“我”遇见了秃顶男人,彼此交换的稀奇故事照射出存在之谜,甚至团队成员最终的结局也是无法消解的秘密。这是一场具有社会和文化属性的私人之旅,也是一场缔结后就不会消失的存在之旅。令人惊喜的是,杨小凡不仅呈现了时代之下个体存在的感受,更重要的是,他还探索了在这样的现实下如何解释命运。这或许就是小说充满活力的证明,在隐秘中感受内心的波澜万丈,在百感交集中体味命运的“冥会”。
    李国彬的中篇小说《一半人声,一半犬吠》,原刊载于《北京文学精彩阅读》2015年第六期头条,《中篇小说选刊》2015年第5期选发。主要情节是,在部队,朱邵海是军犬训导员,他在接到退伍通知的同时,也接到了恋人丫丫的断交信。一边要和自己的爱犬晃晃分离,一边要和自己的恋人丫丫分手,此时的朱邵海几乎崩溃。朱邵海先是忍痛离开了爱犬,然后匆忙赶到恋人的家,他希望能挽回这段让他倾注了多年心血的恋情。但是,丫丫不再单纯和浪漫,此时,乡村在巨变,物欲也在横流,在丫丫的心中,曾经让她骄傲的军人朱邵海早就被腰缠万贯的包工头和掌管着土地流转大权的干部代替了,覆盖了。朱绍海回天乏术。失去了狗,失去了恋人,朱邵海一度沉沦。痛苦中,他特别思念那个朝夕相处的战友 —— 军犬晃晃,但是,当他赶到部队时,部队却按照规定不允许他见晃晃,因此他还和战友打了一架。不久,在外打工的朱绍海得知晃晃病危,他立刻赶到部队,毫不犹豫地签下协议,领养了晃晃。由于晃晃的抚养成本太高,朱绍海根本就养不起。在家庭的压力下,他想把晃晃送给别人,但是,当发现领养人的目的是为了杀狗卖肉时,他冒着被捅刀子的危险,拒绝了送狗的要求,并发誓即使要饭也要养着晃晃。为此,家庭矛盾四起。正在朱邵海为晃晃烦愁之时,城里传来消息,丫丫被人玩弄后,流落在武汉,并受了伤,目前非常想念朱邵海。听到这个消息的朱邵海顶着各种压力,决定去看丫丫,去“收养”丫丫。小说看似写的是人和狗的故事,其实,说的是人和人的故事,归根到底说的是人,是人性,是当下的人性。在叙事上,作品设计了两条线索,并同时发力,通过人和狗的关系来映衬人和人的关系,来全力塑造主人公朱绍海这个暖男的形象。难能可贵的是,在诸多小说家以写丑,写黑暗,写晦涩为时髦的今天,该小说却让我们看到了发自幽谷的一抹亮光,让我们感受到了人在这个世界里应该能表现出来的善意、暖感以及宽厚和担当,看到了忠诚、博爱和坚持在当下的弥足珍贵。这正是作者笔尖上的力道和蕴积,也是作品急欲升华和彰显的情愫。
    洪放的中篇小说《菩萨蛮》,《清明》2015年第五期首发,《小说选刊》2015年第十期头条选发,《作品与争鸣》2015年第十一期选发。小说近五万字,重点描写了在经济大潮中,一个民营企业家在经济利益与良心救赎上的矛盾、冲突、痛苦与最后的皈依。故事其实也很简单,人物寥寥,主要人物田去非,活在当下众多的民营企业家之间。他一方面有奋发苦干的朴实,另一方面又有强烈的逐利忘义的劣根性,同时还有善于把握时机的灵活性。他瞅准了荒废的滴水寺,投巨资重建。这让所有人不解的举动,其实正是他构建巨大的商业利益的开端。滴水寺,只是田去非的一枚棋子;他将滴水寺这枚棋子用活了,用透了,用得风生水起,而又滴水不漏。他最后也融化在滴水寺之中了。滴水寺因了田去非,重新香火鼎盛;而田去非,也因了滴水寺,重新寻找回了一个“人”所必须承担的责任与良知。小说采用一明一暗两条线索,立足人性救赎,通过民营企业家的钻营、精明和底层民工的艰辛、失望,将久已沦散的人性中的迷茫与寻找,集中在滴水寺这样一个说小不小、就大不大的场景上。小说故事性强,人物性格突出,特别是对主要人物田去非的把握,恰到好处。最后,他在开了大师的指点与自我开悟中,了然一切,走上了心灵救赎的道路。
    朱斌峰的中篇小说《灭鼠记》,载《钟山》2015年第5期,小说以一个疑似精神病患者“我”的回忆,在日常经验和虚构臆想中展开,叙述了一段校园生活捕捉老鼠的事件和少年初恋经历。在一所师范学校里,莫名其妙出现了白鼠,于是灭鼠行动开始了:先是学生兴奋地自发玩起捉鼠游戏、女生物老师用猫捕鼠,仿佛一场闹剧开场。可白鼠却仍越来越多,校方开始恐慌,组建起灭鼠机构,并召开专题会议研讨灭鼠方案,化学、物理、数学、生物等老师根据各自学科专业知识,就灭鼠方法展开讨论。然后由化学老师指挥全校学生展开灭鼠运动,配制出多种化学药剂欲毒鼠,可那些药剂受到白鼠们的喜爱;学校辅导员意欲举办白鼠培训班,以道德教育感化老鼠,却未果;女生胖妞用物理原理制造的金属网捕鼠器,效果甚好……最后,白鼠从校园消失了,不知是被捕灭还是集体逃走了。而另一个线索,则是穿插了“我”和胖妞的爱情,那是一种少年对欲望的试探与抑制,是“施虐与受虐”的权利体验的缩微景观……小说以寓言式的情节、疼痛感的语言,模糊着真实与梦幻的界限,以警察与罪犯为整体隐喻,以白鼠暗喻少年学生,用荒诞化解少年成长的压抑,用戏仿表达对权力制度尖锐的思考,传达出“教育和知识对成长的规训”这一主题。
    陈斌先的中篇小说《将来有将来》发于《西湖》2015年12期“实力再现”栏目的头条,《北京文学·中篇小说选刊》2016年1期选发。小说大致情节是:甘甜作为一个非专业大学毕业生,到了种植局总也找不准定位,只能打杂,写写机关材料,虽被任命为办公室主任,但并没有得到应有的尊严,为了虚荣和尊严,他只能扛着各种凄凉。小说娓娓道来,委婉简约,叙述淡定。
    余同友的中篇《逃离》原刊《阳光》2015年第二期,《小说选刊》《中篇小说选刊》《小说月报》先后选载,小说主要写一个在北京打拼的年轻人,在逃离北上广的浪潮中也想回到故乡。然而,一桩事涉亲生弟弟的案件让他认识到,故乡也并非他理想的栖身之地,最终他又回到了北京。作者用意在于提醒人们关注当下社会的“生存环境”。中国人的生存环境存在一个悖论,农民一心要成为市民,而市民中很多人又向往成为农民。其实,当下中国人的生存环境中,最重要的倒不一定是生态环境,而是道德、法制环境。只有道德、法制环境优良了,才有可能建设一个好的生态环境。道德完善,法制完备,政治清明,生态环境自然好转。所以,面对生态环境的恶化也好,法制环境的恶化也好,我们每一个身处其中的人都不应该选择“逃离”,这样的逃离注定是逃无可逃。农民也好,市民也好,首先,我们要做好公民。建设好公民社会,这个社会才是一个健康的社会。
    2015年本省一批小说作家如许春樵、曹多勇、孙志保、苗秀侠、郭明辉等主要精力投入到长篇小说创作中,少有中短篇小说问世,但与往年相比仍然可以算是中短篇小说创作的丰收年。除以上作家作品外,在本年度,钱玉贵、赵宏兴、刘鹏艳、张子雨、王建平、孙明华、程迎兵、江耶、吴子长、许侃、大头马、李为民、阮德胜、查一路、程多宝、郭治安、杨飞、何世平(因个人阅读面有限,难免还有一些作家作品遗漏,在此不能一一点出)等多位作家创作了一批优秀的中短篇小说。通过粗略检索一年来的作家作品,可以发现,安徽作家在中短篇小说创作上已经具有相当强的实力,有的在全国已经崭露头角,个人认为呈现出以下特点:
    一是七零后、八零后小说作者渐露头角。从作品的数量与质量两个方面考量,都比以前年度有较大提升,他们的作品也引起国内一些重点文学期刊的关注;
    二是表现手法多样。既有现实主义的,也有先锋派叙事,改变了安徽小说作家一直以来以现实主义手法见长的文学生态;
    三是题材的多样性。以往安徽作家多将目光投向乡土文学,但2015年度的小说作品中,反倒是城市题材占据上风,这也反映了安徽作家在关注时代、关注生活上视角的一些转变;
    四是在文体上中篇小说的成就要高于短篇小说。不难发现,本年度安徽作家作品被选刊选载并引起反响的多是中篇小说,相对来说,短篇小说创作显得较弱。
    总之,2015年度的安徽中短篇小说创作是一个丰收年,并呈现出良好的整体上升态势,完全有理由相信安徽作家来年会创作出更多更优秀的中短篇小说,因为 ——“将来有将来”。


(文:余同友)

 
 
  相关链接  
· 万毫齐力 劲古底意—观张良勋《琵琶行》书法长卷有感
· 自然奇节士 落墨见高襟—张良勋书法赏评
· 梁《行书东坡语》 赏析
· 艺术教育为什么重要
· 省影评家点映观摩研讨《烈日灼心》
· 人世间的一支烛
· 舞蹈考级必须规范
· “写意书法”管见
 
 
中安在线 | 华夏艺术网 | 中国艺术教育网 | 新浪网 | 搜狐网 | 光明网 | 人民网文化频道 | 新华网 | 中国作家网 | 中国文联网 |
网站信息:安徽省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版权所有 地址:合肥市芜湖路168号同济大厦 邮编:230001
皖ICP备0750079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