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首 页 文联概况 文联资讯 艺林春秋 作品长廊 作家佳作 百家论坛 皖军在线 创作心语 奇葩共赏 机关党建 各市文联
  站内搜索:
 
岁月留痕说来话长
 
安徽省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发布时间:2012-12-18 15:57:36    来源:    作者:
【浏览次数:4818次】 【字体: 】      
 
 

岁月留痕说来话长:扇舞丹青陈敬芝先生记

 

陈敬芝简介:

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花鼓灯)传承人、陈派花鼓灯的创始人、?花鼓灯表演艺术家陈敬之,安徽省凤台县新集镇陈巷村人,原名陈孝恭,艺名“一条线”,出生于19198月。中国舞蹈家协会会员,安徽省舞蹈家协会会员,凤台县文化馆高级馆员。曾任安徽省艺校舞蹈老师、北京舞蹈学院名誉教授和台湾省台中市歌舞团艺术顾问,并创办了凤台花鼓灯艺术学校。

陈敬芝13岁起,开始学习花鼓灯,由于他先天声音条件好,嗓子甜润而明亮,灯歌唱得细腻,娓娓动人,极富表观力,群众送他“小蜜蜂”的美称。他不仅擅长于歌唱,更尚舞蹈。他创造的“跳前翻身”"云扇"“贴翻扇”、“颤颠步”等带有个性特点的舞蹈语汇,舞出了独特的风格,丰富了花鼓灯舞蹈的表现力。更有价值的是,他结合自己性格特点、情趣倾向、身体条件形成的“颤、颠、抖”的动作,风格十分独特,在花鼓灯各流派中独树一帜。他的绝技“颤颠步”跳得轻松自如,似悠悠丝线提线木偶,充满内在的精神活力,塑造出农村少女特有的活泼烂漫、稚气天真的形象。花鼓灯《游春》是他的创造。节目反映了农家少女在明媚的春光中,从家中走到田野上去玩的情景。他运用花鼓灯舞蹈的语汇细致入微地刻划了姑娘被春天的自然景物所激起的种种情绪变化,表演非常成功。他对花鼓灯艺术执着的探索追求,迄今已走过八十多个春秋。

我第一次见到陈敬芝先生那是19596月份的某一天的上午,那天我正在和其他几个同学上花鼓灯舞蹈排练课。中间休息时我的班主任张力老师带来一位中年男子,介绍给我们说:“这位是我们安徽花鼓灯著名老艺人一条线陈敬芝老师。”其实那时陈敬芝先生也不过三十多岁,只见他一身洁白的中式衣裤,脚穿黑色圆口布鞋,袜子也是白色的,手里还拿着一条白色的手绢。他身材高窕,皮肤细白,两只大大的眼睛不但非常漂亮而且异常的清澈、干净和明亮。这就是他给我的第一印象。

待他坐下后,我先跳了一个《小花场》给他看,接着又跳了一个《枪板凳》给他看。《枪板凳》中有一个情节是两个女孩子把我抬起来向台口走去,半路上不知是哪个女孩脚下一滑向前倒去,于是我们三人便摔成一团。我是摔的是最重的,因为两个女孩子把我的两腿还紧紧的抱在怀里,失去重心的我只能头部着地摔了一个大血包。此时陈敬芝先生一把我从地下抱起放在他的大腿上,他一边用他那洁白的手绢给我擦拭伤口,一边心疼的说:“你看、你看,把我孩摔的--”那口气就象是一位慈祥的母亲。那年我才十三岁,所以当时我真的糊涂了,我真的不知道将我楼在怀里的这个人到底是叔叔还是阿姨。

那是一个非常的年代——1962,这年春节前我被选入安徽省委春节慰问团到淮北地区给正在受天灾的农民演出。陈敬芝先生也在这个团参加演出,这就让我有机会第一次看到陈敬芝先生的精彩表演。一台节目里他虽然只跳一个节目《游场》,但只要他一出场便迷倒了全场的观众,节目结束时无论他如何谢幕观众就是不让他下场,

正应了那句话:“陈敬芝一走倒下九十九,陈敬芝回头一看起来一大半……”。安徽花鼓灯流传于淮河流域,主要分布在凤台、颍上、怀远及周边地区,是汉族的代表性舞蹈。花鼓灯舞蹈语汇来源于淮河地区人民劳动生产和特定的生活环境中,舞蹈语言可以表达人物的丰富情感,表现生动的人物和情节,花鼓灯造型姿态突出了女性的身段美和中国女性的婀娜多姿,深受淮河两岸人民喜爱。陈敬芝不但能跳,而且善唱。早期他把花鼓灯民间小调融于戏剧唱腔中,后跟老艺人学“清音”调,慢慢形成自己的唱腔风格。他的演唱风格初期被群众称为“四句推子”,后被称为“一条线调”,在沿淮地区流传盛广并最后形成一个崭新的剧种“四句推子”。在这次两个多月的演出中,我几乎每一天都能看到他的精彩演出,因此对他的动作、动作风格、表演程序、特点牢牢记在心中,这为我以后成功的进行了安徽花鼓灯的舞蹈创作,打下了坚实的基础。这是我第一次和陈敬芝先生真正的接触。陈敬芝先生平时就沉默寡言,演出时更是如此,他只要扮上装,那就一句话也不说了,因为他此时已是一位美丽的大姑娘。

1962年—1964年他被请到我们安徽省艺术学校专门教授安徽花鼓灯,这样我就有了对他艺术风格更深的学习机会和了解。可以这么说在所有现有的安徽花鼓灯老艺人中只有他的动作和风格是最具原始生态和研究价值的。1966年的一天我和淮南市文工团的另外一名同事到凤台出差,办完公事后我们就到陈敬芝先生住的地方去看望他,一见面只见他神色慌张的说:“快走快走!这是什么时候你们还来看我?快走快走!”——过了好长时间我们才知道他当天下午就被“专政”起来了。整个文化大革命的十年,他不但被开除工职而且还被撵回农村,过着四处乞讨的生活。陈敬芝先生似乎命运总是跟他过不去,1949年刚解放他就被人民政府当做阶级敌人抓了起来,那时他的阶级成分是工商业兼地主,被关在牢里的他弄的不好随时都会被处死的。说来也巧,这时我国著名的舞蹈艺术家吴晓邦和他的夫人盛婕正好从北京来到安徽凤台采风,他们听说此事后,立即和当时的县领导打招呼:“此人不可杀!枪下留人!”第二天他们夫妻二人就赶到合肥,找到当时主持安徽工作的曾希圣书记说明情况,请求放人, 曾希圣书记二话没说就写了一张条子,不但放人而且安排工作。其实他的那些田地和商店都是一些有钱的人看他花鼓灯跳的好送给他的,他自己一天也未过问过。为了这个成份,他连给毛主席演出的机会都被剥夺。

就是这场“文化大革命”使我和陈敬芝先生一别就是近十年。197611月正好是“四人帮”倒台不久的时候,我在安徽省肥西县参加由安徽省文化局召开的文艺界代表会议。在会议上张力老师就提出了陈敬芝老师受迫害的事,希望大家想想办法救救他。因为知道第二天当时的安徽省革命委员会主任宋佩璋要到会讲话,所以就让我起草了一份有关陈敬芝老师受迫害请求解救他的报告。准备第二天宋佩璋主任讲话时,当着所有参加会议代表的面到主席台上交他。此举果然有效,宋佩璋主任当时就将我起草的报告批给了当时的省文化局革命委员会的吴平主任,让他亲自去解决。谁知吴主任拿着宋佩璋主任批的报告去是去了,但凤台人理也没理他。半年后的一天开会时宋佩璋主任不知怎么突然想起此事,就问省文化局的人:“那位花鼓灯老艺人的事办好了吧,他是否满意?”,让宋佩璋主任没有想到的是省文化局的人回答到:“他们凤台人不给办,还说您多事。”宋佩璋主任当时就火了起来,对他的秘书说:“问问说这话的人他军装还想不想穿了!”(那时革命委员会的主任都是军代表)就是这样,陈敬芝老师平反的事也还是过了近两年后才彻底解决。

我再次见到陈敬芝老师时历史的车轮已经把我们带到了公元1984年,那时他已是一位六十五岁的花甲之人。当时给我的印象是又黑又瘦,头发花白,人也变得又驼又矮,但他注视你的那双大大的眼睛依然非常漂亮、清澈、干净和明亮。

 下面我先请各位看一篇报道:“近日,凤台县文化局传来喜讯:该县花鼓灯艺术学校顺利通过省、市评估考核组评估验收,被淮南市政府批准设立为“安徽省花鼓灯艺术中专学校”。由原来的没有正式身份的花鼓灯艺术学校升级为培养专业艺术人才的国家公办学校,成为全国唯一一所省级花鼓灯艺术中专学校。”该校是由1984年的花鼓灯培训班发展起来的全省唯一一所公办制专业艺术人才培养学校。

25年来,该校为专业文艺团体和业余文艺团体培养输送了一批又一批的花鼓灯艺术人才,其中有700余人分别被南京、北京、天津、上海、江苏、浙江、福建、二炮部队和本省十几个地市等艺术团体录用,更是培养了一大批在花鼓灯艺术上小有名气的人才。从1992年至2012年,该校先后参加国内演出比赛等大型文艺活动,获得国家级、省级一、二、三等奖80多个。特别是近几年获全国“山花奖”金奖,获全国“荷花奖”银奖和最佳人气奖,获华东六省一市舞蹈大赛一等奖等等;多次受国家文化部委派出访土耳其、泰国、英国、芬兰、法国、香港等国家和地区进行文化交流,受到专家学者的高度赞誉。一分耕耘,一分收获,该校在保护、传承、发展花鼓灯艺术、培养花鼓灯人才方面做出的突出贡献,受到了国家、省、市的充分肯定。20066月,凤台县花鼓灯被国家列入首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名录;同年11月被省文化厅授予安徽省花鼓灯艺术学校和安徽省花鼓灯艺术学校和安徽省花鼓灯艺术研究基地;20074月被淮南市文化局授予“淮南市花鼓灯艺术保护发展研究中心”、20083月被中国舞蹈家协会授予“中国花鼓灯艺术研发基地”。该校占地32.97余亩,建筑面积1.6万余平方米,目前,该校一期工程已建成投入使用,二期工程正在建设之中。该校的升级,为凤台建设文化大县、打造文化强县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以上的这些成就就是陈敬芝先生1984年再次得到解放后,百折不挠、艰苦奋斗所创造的一切。我举个最简单的例子就让您知道陈敬芝先生是如何办学的,那时他虽说是一校之长,但却无分文经济待遇,每天都要骑上几十里路的自行车到安排在一农机站的花鼓灯艺术学校,去处理学校的日常事务和给孩子们上课,再加上跑上跑下,要钱要物等等。那个学校我不只一次去过,不要说住的是草房,吃的是井水。单说夏天,那成群的蚊虫就可以把你抬起来。你简直无法相信如此艰苦的现实会和一位年近古稀的人挂靠在一起。历史的岁月造就了一名成就卓著的民间艺术巨匠,而正是这位艺术巨匠创造了安徽花鼓灯的再辉煌。

2011年冬,陈敬芝先生在为后辈传授花鼓灯技艺时,因为兴奋和过度的劳累不幸中风住院,至今虽有好转,但仍卧床不起。他住院时我曾陪同安徽省舞蹈家协会秘书长邓晓焰先生去医院看望他,躺在病床上的他,又黑又瘦几乎变了一个人,此时他一句话也不能说,但他的耳朵却能听到我们的到来,他慢慢的睁开双眼从我们每一个人脸上扫了一遍,此时我吃惊的发现他那双大大的眼睛依然是那样的漂亮、清澈、干净和明亮。

(文:陈永顺)

 
 
  相关链接  
· 专访清明杂志副主编、青年作家赵宏兴
· 退而不休的韦君琳
· 为土地上的生灵而写
· 严阵和《老张的手》
· 且作诗人刘夜烽
· 著名黄梅戏编剧王冠亚去世
· 一生痴爱严凤英
· 季宇:生活在文物中
 
 
安徽全民阅读网 | 中安在线 | 华夏艺术网 | 中国艺术教育网 | 新浪网 | 光明网 | 人民网文化频道 | 新华网 | 中国作家网 | 中国文联网 |
网站信息:安徽省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版权所有 地址:合肥市芜湖路168号同济大厦 邮编:230001
皖ICP备07500795号      皖公网安备 34011102000943号